南十字星的約定

<14歲紐西蘭留學紀念,Since 1999>

寂廖的旅途中遇見妳,是我莫大的幸運,

在離別的前夕,因為妳,挾著我無法揮別的情愫與回憶…


在清晨,比青鳥更宛轉的,

是妳道早安的一聲Goodmorning

在豔陽下,朱紅的雙脣如沒藥

HeathcoteRiver盡在妳的雙眸,綻放著藍寶石的光


在夕陽的暉波中,妳的金髮映著妳嬌媚的身影,

日落在山頭,我的步伐期待妳烤馬鈴薯的香…。

每一個夜裡,牛郎與織女總是遙遙相望,

東方的面孔與西方的臉龐,加上赤道,

灑落的銀河,細數的是電視機的螢光。


沉默,是我唯一可以向妳表達的言語,

流星,是我每個晚上睡前向妳許下的願。


讓南半球夜空閃耀的是妳,沒有妳…

星空也只不過是片碎琉璃,

熒熒的星光好像在燃燒我淡淡的哀愁,

晚風道盡的是我無法訴說的情意,


明日,我將j搭著滿懷的思念遠去,

夜裡,也望不見南十字星。

未開始的愛情…對妳來說沒有任何的記憶

我只能和南十字星默默的約定,

十年後的今日,妳我能相偎依。

紐西蘭基督城

Sunday, July 18th 1999 at 9pm

Mount Pleasant, Christchurch, Canterbury, New Zealand

Christchurch, Canterb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