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教学的现代化教学实践

以新加坡ReACT批判性思维-问题导向网络学习模式研发为例

摘要

21世纪技能教育高度重视ICT与包括“批判性思考与问题解决、有效沟通、团队共创、创造与创新”的4C能力。在新加坡教育部教育科技发展司、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微软(新加坡) 携手合作的“BackPackLIVE!计划”中,明智中学华文部通过问题导向学习模式来促进批判性思维能力,进而提升学习投入度和学习表现为旨,研发了ReACT 网络化批判性思维网络学习系统。系统提供了SPEARL六步思维法,作为显性思维支架;内容包括网路学习模式、思维测试与自主思维练习单元三部分。本论文乃研究初步报告,主要介绍ReACT学习系统、展示网络学习模式示例,并以先导研究的定量与定性数据来验证研究结果。数据显示,学生对ReACT 网络学习系统与学习模式的反应良好,适应度高。


关键词:新加坡ReACT 网络学习系统、网络化批判性思维教学、问题导向学习、21世纪技能教育

引言:21世纪关键能力与教育目标转变

为迎接21世纪全球化竞争时代的来临,世界各国开展了对学生应习得能力的研究。如1992年澳洲提出的七项关键能力、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出终身学习四大支柱(已于2003年修订为五大支柱)、2005年欧盟提出终身学习八项关键能力、2003年美国也提出21世纪能力。(伯尼.特里林、查尔斯.菲德尔,2011) 简括之,从20世纪到21世纪,教育目标已从传统教育最重视的3R能力,即“读(reading)、写(writing)、算(arithmetic),转变为4C及ICT方面的能力,所谓4C即“批判性思考与问题解决(critical thinking and problem solving)、有效沟通(effective communication)、团队共创(collaboration and building)、创造与创新(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黄子璎,2013) 应付新世纪的关键能力明确化后,各国教育掀起了开发各种融合4C与ICT教育的教育研究热潮,新加坡也不例外。

现状综述

21世纪资讯科技技能与新加坡中学课程

新加坡教育部从1997年起,便开始分阶段推动全国性的现代化资讯科技教育。1997-2002年铺开第一阶段资讯通信科技总蓝图,为学校提供基本的科技设施与资讯通信技术教师培训;第二阶段(2003年至2008年)着重于普及,鼓励教师有效、创意地把资讯通信科技融入教学,让资讯通信科技更深更广地融入课程,并制定“学生基本资讯通信科技技能标准”(Baseline ICT Standards)。第三阶段(2009-2014)以“通过有效地使用资讯通信科技,培养学生的自主与协作学习能力,同时成为识别能力强以及负责任的使用者”为目标,侧重于培养学生和老师成为资讯通信科技的学习者,借助资讯通信科技的给予性(Affordances of ICT)去体验协作学习。本论文源于第三阶段的“BackPackLIVE!计划”,是新加坡教育部、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和微软新加坡的共同合作项目。


2011年,新加坡教育部课程规划与发展司推出中学华文新课程标准,确定了中学生通用能力目标为:具备想像力、创造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能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具备自主学习能力,能主动进行探究性学习、;能有效地使用资讯科技进行学习;能与他人交流以及具备社交技能与管理情绪,能处理人际关系,与他人协作(新加坡教育部,2011)。

文献综述

问题导向学习模式(Problem-Based Learning)

学者推荐的批判性思维教学方法中,PBL问题导向学习模式是最常见的方法之一。(理查德.保罗、琳达.埃尔德,2006)。在建构主义思潮影响下,PBL发展成为一种新型教学模式和学习方法,被誉为教育领域“最引人注目的革新”。PBL强调在教师指导下,学生以小组合作形式解决问题。PBL模式激活既有经验,让学员认识自我学习的责任,保持强烈的学习动机和理解态度;把学习设置于复杂、有意义的问题情境中,以自主学习和小组学习形式,在教师引导下,解决复杂、实际、或真实性问题,旨在使学生掌握学科基本知识,发展自主学习和终生学习能力。PBL模式指导原则有三:一、问题既是学习的起点,也是选择知识的依据,同时,问题又是学习新内容的刺激物,而不是先前已学过的材料背景;二、学习者的学习必须与真实情境和复杂问题相联系;三、学生是学习主角,教师是指导者,并非真理的讲解者或传授者,教师的工作重心是课前设计和课后反馈与反思,而不是课堂讲授。(Robert Delisle, 2004)


批判性思维与显性教学

人脑是主控人类行动,有三种基本功能:思维、感觉和需要。人类行动是在思维、感觉和需要三种功能综合运动的动态过程;其中,思维控制感觉,主导决定。换言之,批判性思维不仅是一种高级思维能力,更是一种元认知层的思维能力。这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多观点的思考能力。批判性思维的基本过程是演绎--推理—归纳,基本要求是正确评价自己的推理能力,可细分为判断、感知、分析、阐明、决定、比较、综合。(理查德.保罗、琳达.埃尔德,2006)随着批判性思维被定位为21世纪技能教育中的核心技能,相关教学备受重视。学者认为,强调体验学习、学生中心的显性教学有助于提高批判性思维 (Kuhn, 2000; Moseley et al., 2005) 根据Swartz (2003)的归纳 :一、批判性思维教学越外显化,对学习者的作用越大;二、思考空间越大,思考氛围越浓的课堂,越能有效培养思考技能;三、思维教学与内容导向教学结合得越好,学生越愿意思考自己的学习(Lisa M. Marina, Diane F. Halpern ,2011)。

研究设计与目的

本研究乃新加坡教育部教育科技发展司—新加坡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微软(新加坡)与明智中学华文部的合作项目,为期4年。研究分为三阶段,2009-2012年着重平台开发与课程设计;2013年进行两轮先导教学实验,第一阶段研究对象为中一学生(40人),以真实性视频“爸爸,对不起”和真实性新闻照片“新加坡行善运动”为弱结构问题为起点,开展小组网上讨论,历经八步思维历程,以电邮写作为验收批判性思维训练的成果。2014年起为推广阶段,做为校本课程,也推广至两所中学。


本研究旨在通过开发(ReACT(Redesign for Assessing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网络系统与学习模式,包括:显性化的PBL问题导向与批判性思维历程,来提高中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进而提高学习华文的投入度,提高学习表现。

ReACT 批判性思维教学网络系统

ReACT 批判性思维网络学习平台的内容有三:一、批判性思维测试;二、课堂PBL学习活动;三、自主性思维练习单元。


批判性思维测试

在进行教学前,学生需在平台上完成一次36道选择题的批判性思维测试。问题设计以新加坡华文课程标准里的六种思维技能目标为指导:“能通过联系和归类,加强对信息记忆、能对材料进行比较和分类、能根据篇章的内容,对事情发展作合理推测、能发挥想像力和创造力、 能对事物作批判性的思考和评价和能对事物进行分析探索”。设计方法主要参考Cornell 批判性思维测试设计 (Ennis, R. H., Millman, J., & Tomko, T. N.,2004) ,共100分,主要测试包括演绎与推论、比较与对比、分析与评价、归纳与综合这四种批判性思维能力,然后根据成绩分组,确保学生能有效合作学习。系统里设有自动批改,所有答案都由系统自动批改。在分组之后,学生开展六次教学和自主学习活动。然后,再进行后测。前后测成绩对比将能甄别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是否提升。


课堂PBL学习活动

课堂PBL活动是主要的学习任务,任务已融入ReACT系统,是全面机学化的学习模式。活动设计包括:一、创设真实、弱结构语境(视频、图片)激活思考;二、学生通过小组协作来互动交际,系统地学习从自主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的能力、收集、分析、甄别及整合资料的能力。ReACT系统首先按Wolcott 之“促进理解模式的步骤”(Steps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 model)(Cindy L. Lynch and Susan K., 2001)预设了一个包括八个步骤的思维历程:“问题情境”、“识别问题”、“深入探究”、“小组进程”、“资料整理”、“主次排序”、“策略分析”、“提交建议”。在课堂上,教师给与学生指导后,学生便会根据步骤进行学习。其次,教师作为学习协导人,会在学生遭遇困难时,为学生提供一些思维引导。这一引导乃根据Edward De Bono (Edward De Bono, 1994) 的CoRT思维策略编制而成的学习支架,包括:PMI(Plus优点、Minus缺点、Interesting兴趣点)、CAF(Consider All Factors考虑所有因素)、C&S(Consequence & Sequel结果与影响)。具体的学习过程如下:第一、系统在“问题情境”中提供了“SPEARL六步法”,作为PBL显性思维支架。SPEARL乃Setting场景、People 人物、Emotions 感受、Actions行为、Reasons原因和Learning Outcomes学习点的英语缩略词。第二、在识别问题时,学生根据情境主题说明学习重点,并提出所发现的问题,选择其中一个进行较深入探讨,并在深入探究思维导图的协助(第四步骤)下,学生从书本、网络补充资料、加以讨论,深入探究。由于探究任务已开始分支,学生须先在“小组进程”(第三步骤)中定下学习目标,按角色分配任务。随后,系统将根据学生输入的资料进行归纳,帮助他们整理资料,分出要点。如学生还想补充,可在“资料整理”中进行(第五步骤),他们也需探索从要点中选出他们较感兴趣的,进行深入分析,提出适当的解决方法,说明原因。之后,他们通过主次排序和策略分析来阐述、评价所提出的解决方法,提出排序理由(第六步骤、第七步骤)。最后,学生按教师所设计的任务(电邮写作),复习巩固所历经的思维过程,将各个阶段的学习内容通过文字组织起来,转化为一种语言学习成果,此阶段的重点乃解决问题(第八步骤)。学生完成学习历程后,也会在系统上进行反思,总结学习点,目的在于培养学生思考学习的习惯。(Habits of Mind)。研究团队则根据量表分析学生思维情况和作文成品。


网上的自主思维训练活动(Self-directed Learning Module)

自主性思维训练采多样化设计,有图片、阅读理解、配对等;有选择题,有开放题。分为四级,由易入难,循序渐进。每一级里都有“归类、比较、分析和评价、推论、解决问题、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问题。四级设计也让学生按个人不同能力和需要进行训练,级别判断由系统根据前测和每一次的教学后成绩决定。系统会自动计分,并记录、判断学生应重做或晋级。

研究方法

在先导研究里,本研究通过定量与定性并重的三角测量法来检验学生对ReACT网络学习模式的反应,包括学习投入度问卷、4次课堂观察与学生小组半结构访谈、两次作文成绩比较与教师反思。问卷前后测 (PETALS™ Engagement Indicator (PEI) Questionnaire, 2007)

数据分析与检验结果

定量数据


学习投入度问卷

投入度调查问卷的问题抽取自新加坡教育部“PETALS™投入度指标问卷”(PETALS™ Engagement Indicator (PEI) Questionnaire, 2007),采理克5分制。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反应良好,在所有项目中,表示同意和非常同意的百分比在60%--80%之间;其中,反应较佳的是“积极参与不同的课堂活动”(平均值1.67)、“接受不同观点的看法”(1.86)、“专心聆听组员分享看法”(1.80)反应最好;其次为“思考如何在课业上取得进步”、“搜索资料,以对课题有更深的了解”和“即使任务很困难,也会继续尝试”(2.0-2.03)。

Big image

PBL解决问题能力(电邮写作)

PBL批判性思维学习的最后终极成果是电邮写作,分别由三位教师评改,先是共改,取得一致的评分标准后再分别改。评改重点有二:内容和文章架构。评分结果显示:一、写作成绩平均值提高了4.8分(前测:M=67.60, SD=12.02;后测:M=72.40, SD=12.46; t (34) =5.62,P=0.00),这显示了学生在写作内容丰富许多,作文结构更为完整。二、两次的作文成绩也都与批判性思维测试形成正相关(前测correlation= 0.72;后测correlation=0.54);三、十六组学生当中,81.3%(十三组学生)取得进步,12.5%(两组)持平,6%,(一组)稍微退步。这显示大部分学生能适应此一学习模式,少部分学生尚须更多时间来适应。

Big image

批判性思维前后测

表3数据显示学生的四种批判性思维能力都取得正显著的提高;而四种思维能力的总平均值取得9.01分的进步。

Big image

定性数据


课堂观察

课堂观察由一名专任的行动研究专家进行。观察结果显示:大多数学生都能依照指示完成整个学习过程,有效地分配任务和职责,并积极进行讨论,相互学习,完成任务。一些小组在进行某些步骤时,虽然无法跟上进度,但在第二次上课时,就会自发先完成之前无法跟上进度的部分,再加快脚步跟上进度。此外,学生反映ReACT模式新颖而有趣,他们喜欢通过电脑输入表达想法、在平台上与同学交流、吸收不同观点、修改答案。


学生访谈

学生在完成一轮课堂活动与自主学习练习后,以小组形式与行动研究专家进行一次半结构访谈。结果显示,大部分学生反映运用多媒体短片来提供情境有助于让学生了解主题,也是个引起动机的有效方式。教师也能依据所提供的情境带领学生讨论课题,让学生对接下来的课堂活动更有兴趣。课堂学习活动提供的SPEARL支架能有效让学生更有系统地进行分析,并引导他们写出完整答案。他们也认为这样的上课形式比传统的上课方式更有趣,因此让他们更有动力,并间接对华文产生兴趣。总体来说,多数学生反馈是正面的。


教师观察与反思

在各次教学后,教师都会进行集体反思。具体结果如下:

  1. 时间与教师参与度:从前测到教学系统正式运作再到后测,整个循环下来,参加该项目的老师与学生前后共耗时10课时(一课时35分钟);教师参与度小,主要由学生个别完成;因设问以选择题为主,学生困难不多;且在答题中,部分题目允许他们通过网络翻译软件辅助作答,测试过程顺利。测试共4个课时(前测2个课时,后测2个课时),不耗时,学生普遍反映较有兴趣。进入到主体学习系统运作后,学生按测试结果分小组进行,每组2至3人。初始时,教师须给与学生较多指导,虽然较耗时,但还算顺利。
  2. 学习反应:学生享受合作与自主学习过程,互助性强,对较弱学生的帮助更大。例如,在小组讨论话题过程中,语言程度好的同学会主动修正错误;在文字输入时,积极帮助选择正确词语,组织语言。
  3. 学习成效:在内容上,经过共同探讨,集思广益,学生的思路拓宽了;分析整合资料能力和协作能力都提升了。成效最突出是“思维”:学生对话题讨论、分析结果作出整理;运用网络资源、受训资料,提取小组讨论结果,在每一个论点上深入探究,分出主次等级,罗列在图上,最终形成系统性的思维网络,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前面各步骤的所思、所想和所得。
  4. 学习系统的运行成功地提高了学生对华文的兴趣和热情,且这种积极刺激是学生在自主学习的过程中主动产生的,此乃传统课堂教学无法产生的。

总结

学生对新学习模式的初步反应良好。这意味着ReACT模式能有效帮助学生适应21世纪技能培养需要:一、系统地培养学生从发现问题到独立地解决问题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二、优化学生的语言能力;三、促进同侪相互学习;更重要的,此学习模式成功地示范了一个学生自主、互助学习的学习历程,为努力思考如何从教师中心转向学生中心的华文教学提供了参照。


:这份初步研究报告曾发表于中国厦门的论坛。

参考文献

[1] 伯尼.特里林、查尔斯.菲德尔.21世纪技能,2011,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 黄子璎.从3R到4C:浅谈21世纪能力的发展与趋势.台湾数字典藏与学习电子报, 第九卷第十一期<http://newsletter.teldap.tw/news/NewsContent.php?nid=4112&lid=466, 30-3-2014)

[3] 理查德.保罗、琳达.埃尔德著.批判性思维.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页48

[4] 新加坡教育部课程规划与发展.华文课程标准2011,2011 <http://www.moe.gov.sg/education/syllabuses/mother-tongue-languages/files/chinese-secondary-2011.pdf.30-03-2014>

[5] Cindy L. Lynch and Susan K. Wolcott • WolcottLynch Associates, IDEA Paper #37, Helping Your Students Develop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 2001.

[6] Edward De Bono, Teach Your Child How To Think, Penguin Books Ltd, 1994:112-130

[7] Ennis, R. H., Millman, J., & Tomko, T. N. (2004). Cornell Critical Thinking Tests Level X & Level Z Manual. (Revised 4th ed.). CA: The Critical Thinking Co.

[8] Jackson, D. & Newberry, P. (2011). Critical Thinking: A User’s Manual. MA: Wadsworth Cengage Learning.

[9]Kuhn, D. Metacognitive Development.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00 (9), 178–181

[10] Lisa M. Marina, Diane F. Halpern .Pedagogy for developing critical thinking in adolescents: Explicit instruction produces greatest gains, Thinking Skills and Creativity 6 .2011, 1–13, journal homepage: http://www.elsevier.com/locate/tsc

[11] Moseley, D., Baumfield, V., Elliott, J., Gregson, M., Higgins, S., Miller, J., & Newton, D. P. Frameworks for thinking: A handbook for teaching and learning.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12] Swartz, R.Infusing critical and creative thinking into instruction in high school classrooms. In D. Fasko (Ed.), Critical thinking and reasoning. Cresskill,NJ: Hampton Press. 2003.

[13] Rainbolt, G. W. & Dwyer, S. (2011). Critical Thinking: The Art of Argument. MA: Wadsworth Cengage Learning.

[14] Robert Delise著,方彤译.问题导向学习在课堂教学中的运用.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4

[15] The PETALS™ Primer (1st ed.) (2007). In PETALTM: A Teacher’s Toolbox. Curriculum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Division,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Association for Supervision and Curriculum Development (ASCD), Singap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