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T-鄉民

組員:王彥婷、李牧姍、李翊慈、楊宜蓁、葉昱萱、謝宜庭

博碩士論文

  • 「鄉民」的誕生:線上論壇中認同語意及娛樂功能之歷史考察。(2013)
黃上銓。碩士。臺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240頁。摘要:考察「批踢踢實業坊」的使用 者文化,並指出「鄉民」的認同浮現,與論壇的娛樂功能興起,兩者之間的親近關係。 對於線上論壇的研究早在1990年就被論者以「虛擬社群」的概念概括,這樣的描述雖然 可以適用於部分網路空間,但在應用到鄉民文化上卻有一些侷限。本文試圖考察以BBS為 首的現上論壇,在這20年來中溝通模式的演變。台灣的線上論壇,經歷了人際關係、品 質及娛樂三種溝通情境的分化,而相較於限縮言論空間的虛擬社群,大型論壇則藉由帶 有特定後設視角的語言遊戲式文類來拓寬言論空間。根據通俗文化研究的傳統,應當留 意娛樂仍具有承載特定價值的功能,而網路娛樂的形式,則讓對於論題的負面評價溝 通,更具有正向的銜接能力。我們可以將「鄉民」視為一種和「公民」有所區隔的施為 者類型,相較於嚴肅討論公共事務並採取集體行動的公民,鄉民則較常採取幽默模式 ,並以充滿情緒的方式,對論題對象進行觀察及描述。
  • 從鄉民到實境參與:社會運動的動員與心理。
莊則敬。碩士。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87頁。摘要:當網路對長於資訊科技時代的年輕人已是生命中的基本配備,切入網路與社會運動的關係,本研究探討個人如何從旁觀轉換為行動者的過程。社運組織網絡外的鄉民行動者,其兼具主動與被動質性的「集結」問題。他們身處的社運動員網絡為何?如何進入行動階段?又為何選擇打破旁觀以在場行動參與社會運動?本研究探討串聯社運生手的資訊/行動網絡如何透過網路中介而成型,後以集體行動理論為對話起點,探訪當代社運青年其與網路實不可分的生命脈絡,以自我提問為衷,試圖描繪研究者眼中的網路社運時代。
  • 從社會資本觀點探討災難事件的網路集結-以PTT鄉民救災團為例。(2011)
熊淑惠。碩士。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研究所(含碩專班)。119頁。摘要:由於網際網路的普及資訊科技發展的快速,加以新興的微型網路Facebook、Twiter、plurk的興起,在現實社會已形成為某種強大的社會網路架構,網路社群藉由網路工具擴展、傳遞訊息或網路集體行為,漸漸對社會起了莫大之影響。2009年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造成五十年來最嚴重的「八八水災」,網路社群璇即在網路上發動救災串聯,運用最新的微型網路科技,比政府、大眾媒體更快的速度、將訊息傳遞給廣大的網友,而在即時資訊的整合、物資人力的集結,讓災民得立即的救援。網路救災提供了此次風災的最佳救援行動。

期刊文章

  • 黃厚銘 ; 林意仁。2013-04。流動的群聚(mob-ility):網路起鬨的社會心理基礎。新聞學研究 。頁1-50。
  • 盧柔君。 2010.10。網路平臺中的「迷」群體系構成與情緒關聯--以PTT實業坊中的興農牛討論看板為例。 人類與文化 。 頁34-42。

《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鄉民

  • 「鄉民」一詞指涉特定的網路使用者,此一用法源自 PTT,但後來被用於許多不同的語境。在這些語境中,「鄉民」多半用來指涉「經常使用網路且在 Web 上做一些事的人」。這些事,可以是在 YouTube 分享影片、在 Flickr 分享照片、參與維基百科編寫、使用共享書籤服務或自己寫部落格這類「大事」。當然,像是在網路上購物、在社群網站發表意見、在別人的部落格發表迴響或只是訂閱別人的部落格這樣的「小事」,也算「在 Web 上做一些事」。
  • 在台灣,廣大鄉民透過各種網路服務,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我們想要貢獻自己的知識時,不再苦等記者訪問或出版社邀稿,而是直接編寫維基百科的詞條。我們想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想法與經驗時,不再投書報社然後期待能被編輯選上發表,而是直接發表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我們也不再只用文字表達,我們還分享圖畫、照片、聲音與影像。我們想要查資料時,書架上厚厚的百科全書早已蒙上一層灰,取而代之的是由鄉民集體編寫的維基百科。我們也不太讀報紙的社論了,反而經常閱讀部落格上鄉民發表的評論。出外旅遊前,我們不太看各大出版社出版的旅遊指南了,而是直接搜尋部落格上鄉民對於各觀光景點、餐廳及旅館的經驗與評價。我們電視節目看得愈來愈少,看 YouTube 影片的頻率愈來愈高。

  • 新的技術與服務把網路的複雜性隱藏起來,讓網路變得更好用。網路更容易使用,自然就有更多人使用。由使用者組成的人際網路,也就因此愈來愈大也愈來愈密了。人與人之間的訊息傳遞與影響,可以超越地理位置的限制與傳統媒體的控制。你如果想要了解某個地區的人的生活形態與世界觀,只要直接閱讀他們的部落格,或是觀看他們在 Flickr 分享的照片與在 YouTube 分享的影片。即使是居住在同一地區的人,也可以因此了解彼此對共同關切的事件的不同觀點。
  • 人們有更多元的方式表達意見,也能更有效率地凝聚共識。頭條不再是由少數人決定的,而是單純且直接地反映鄉民由下往上的共識。


  • 鄉民獲選為《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也再度提醒我們一件事:影響力的關鍵,不在技術,而在人。人是社會的生物,我們害怕孤獨,想要與人接觸,想要了解別人,更希望自己被別人了解。所有的網路與通訊技術,最終都是為了人的社會需求服務的。技術如果能夠滿足人的社會需求,就會受歡迎。行動電話的普及是最好的例子。